top of page

科幻—不斷變重要的故事類型

人們對科幻的著迷,等於對新事物的著迷。

人們在判斷一部電影或是小說的類型通常很快,當你在看科幻電影時不用多久便知道它是科幻片,這是什麼原因?因為讀者會發現所看到的故事世界和我們的世界不一樣,那裡有新科技、新商品、新建築,並且故事的發生時間貌似在未來,如《星際大戰》、《回到未來》、《多拉a夢》等,而且在觀看電影、小說或漫畫前,你已經知道它是某一類型的故事,「類型」甚至是你選擇看此片的原因。


什麼是科幻?

從名稱來看科幻故事全名為科學幻想故事簡稱科幻,英文Science fiction簡稱Sci-Fi與SF,以上對科幻的描述還是很模糊,那科幻具體是什麼?可以焦在兩個問題上,科幻只是個場景與佈景嗎?或科幻是一種故事類型?如果科幻只是一個場景,代表發生在未來場景的故事都是科幻故事,這是多數人較為簡單的認知。但如果它是一個類型,那代表這類型的故事都有「共同的元素」存在,也將帶給讀者某「類型的感受」,還有組織共同元素已產生感受的「敘事的模式」,除了以上三個偏向影視文化的問題之外,這個類型存在的價值會是什麼?對社會的幫助是什麼?這將是本篇最重要的部分。



「共同的元素」

科幻作家常會對科幻作出定義,以區隔這個類型,也能從他的定義看到作家關注的面向,如科幻小說家阿西莫夫(Isaac Asimov)的定義來看「科幻小說是文學的一個分支,主要描繪虛構的社會,這個社會與現實社會的不同之處在於科技發展的性質和程度」。以阿西莫夫的說法,科技發展的性質和程度是科幻故事與其他類型故事的不一樣之處,專注在共同的元素的新科技上。

科幻共同的元素較常表現在場景與奇觀上,但除了科技元素之外,隨著時代的推移,科幻多了其他元素,常見的科幻元素如下:怪人(超級英雄、外星人、機器人、複製人)、另類世界(網路世界、外太空)、探險、末世、戰爭入侵、未來生活、反烏托邦、新科技物、時間旅行、錯列歷史、議題的未來等。這些元素也被稱為科幻的次類型,我們在看其他的定義。 美國電影學院:一個將科學的或技術的預設,跟想像性的推測結合在一起的電影類型。

喬治歐威爾:對可能性的幻想。

西奧多斯特金Theodore Sturgeon :人類面臨某種困境,以及人類的解決之道,如果離開了其特定的科學背景,這些都不可能發生。

隨著社會變遷,現在的科幻更代表未來可能會發生的情境。總和以上定義與科幻次類型,可以發現一個共通性「故事中的人、事、時、地、物與現在、歷史明顯不一樣,這類的故事就屬於科幻與奇幻的範疇。」研究者與創作者常也討論科幻與奇幻的差別,雖不在本篇的重點,這邊簡單的點出,科幻與奇幻的分野在於故事中的神奇設定,設定是偏向科學(常理)推論出來的就偏科幻,設定偏向不解釋、奇蹟或是神力的就偏向奇幻。


「敘事的模式」

科幻敘事的模式是偏故事的創作的面向,核心是假設……發生了會怎麼樣?故事將會從一個假設出發,編織世界的樣貌。

敘事的模式也不外乎是三幕劇、英雄旅程等結構,將人、事、時、地、物組織與安排,而且還要有創意與邏輯的改變現實世界的人、事、時、地、物,以產生新鮮感,是一個非常關注與了解世界知識的人才能做到,這也就是為什麼過往的科幻小說家都是協槓,比如說幾位著名科幻小說家喬治·威爾斯身兼小說家、新聞記者、政治家、社會學家和歷史學家,喬治·歐威爾身兼小說家、新聞記者和社會評論家,阿西莫夫身兼小說家、科普作家與生物化學教授,亞瑟·克拉克是作家、發明家。


「類型的感受」

另外一個問題是科幻故事會給讀者什樣樣的感受?答案是新鮮感。首先故事在人事時地物與現實的差異將帶來新意,讓我們想知道新的社會如何運作,另外故事情節描述不一樣的世界帶來的問題,讓我們思考這是否是想要的未來。更別說這些不一樣之處還能帶來特效和視覺享受,也是科幻研究者所說的奇觀。

Geoff King和 Tanya Kryzywinska指出:科幻片藉著特效運用所帶來的奇蹟,也創造出嶄新的空間、疆界和次元,不但重新劃定人類的活動領域,也挑戰人們習以為常的傳統觀念。

影視產業中的類型分類,是商業定位的考量,科幻所表現出來的新鮮感,即是身為類型的賣點,所以科幻是一個娛樂商品,但隨時代變遷,科幻題材也反映了不同時代的人如何看待未來,尤其是呈現變形的社會與世界,在這個時代下多了除了娛樂之外的功能。


為什麼科幻變得重要?

近年來,人們對科幻的著迷,等於人們對新事物的著迷,嘗鮮一直是人類本能之一,人們喜歡新鮮感,多看多理解不一樣的資訊,等於學習新的事物,這將使大腦重新激活,增加新的神經突出,那也就是創意的泉源,可參考《創意天才的蝴蝶思考》。商業界也時常提到科幻所帶來的益處,如《哈佛商業評論》其中一篇文章〈四大戰術帶來成長新局,科幻小說助企業突破現狀〉,因為科幻故事的本質就是提出不一樣的生活運作方式,所以看科幻可以激發我們思考現在生活模式的必要性。

Geoff King 和Tanya Kryzywinska指出:許多科幻電影就是針對人類與科學、技術和理性之間的對立,提出了某種解決之道。

約翰·W·坎貝爾(John Wood Campbell) :一種按照已知的事實對未來做出預測的努力。

故事類型的興起時常是因為社會變遷的緣故,科幻小說家瑪麗雪萊在參加一次有關電學的會議中得到靈感,描述瘋狂科學家電擊死人並且復活,創作經典的科幻故事《科學怪人》,因為社會改變,因此科幻故事出現。

過去地球沒有這麼多人,也沒有那麼多交流,在這些交流中,產生新的社會問題、新的解決方法以及競爭合作,有這麼多的大腦在處理以上問題,使科技變化快速,隨後導致社會變遷,過往的常態,隨時都在改變。

變化加速的現在,科幻故事起了非常大的作用,成為引領人們一窺未來的資訊,科幻故事描述未來的可能性,擴大對世界的想像,理解世界變化是可能的,還能激發聯想的能力,另外觀賞科幻故事還能從中找到面對社會困境的解方,有許多產品的設計師是從科幻作品取經,比如電子書kindle、視訊聯絡、飛天車等,法國國防部還有聘請科幻作家以及未來學家思考未來戰爭,就這樣科幻變成引發未來變遷的動力之一,只要我們活得更長,所面臨的變化就更多,就更需要科幻故事創作者領路,因為當越早知道就能越早準備面對變化。



參考資料: 《科幻電影奇航 — 遊走虛擬螢幕空間》 《科幻電影導論》(英)凱斯·M.約翰斯頓 《科幻電影寫作》(謝冰冰譯)羅伯特·格蘭特(2016)《薛丁格的社會》 《詹姆斯·卡梅隆的科幻故事》 《未來學研究 — 價值、客觀與良善社會》 《創意天才的蝴蝶思考術》

43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entários


bottom of page